哈爾濱新聞|哈爾濱最新新聞|哈爾濱資訊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流量明星片酬屢破天花板,中國需要一部《派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新時間:2021-12-23 15:33點擊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7月底,迪士尼掌門人包正博遠在度假游艇上曬太陽,一紙訴狀遞到了迪士尼Burbank總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訴狀來自合作多年的斯嘉麗·約翰遜,要求迪士尼補償今年《黑寡婦》上線流媒體導致她損失的收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少人想起了七十年前那場針對好萊塢大片廠壟斷的反擊。當時也是一線女星的奧利維亞·德·哈維蘭——《亂世佳人》主演,第一個站出來,起訴自家老板華納壓榨員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洋彼岸的中國娛樂圈,整治行動正進入高潮。片酬比斯嘉麗更高的鄭爽,因為陰陽合同被揭發,在微博哭求給個機會。她拍部戲能拿1.6億(近2500萬美元),見多識廣的外媒都震驚了:這是斯嘉麗、“神奇女俠”蓋爾·加朵拼了老命才有的待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成天大戰飯圈的編劇汪海林也想起了這段美國人反抗資本的往事。他最近呼吁,中國應該學習美國《派拉蒙法案》,對縱向壟斷的影視公司進行整合,“制作公司不能做院線,經紀公司不能做制作”,這樣才能形成良性業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年《派拉蒙法案》治的是只手遮天的好萊塢大片廠,然而當下資本追捧的早就不是電影了。投資3億的電影,要賣近十億票房才能回本;而投資3億的網劇,綠幕摳圖都不認真處理,投資方依舊能賺上一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點汪海林不可能不明白,但他意不在此——海量網劇、綜藝背后,資本通過更隱秘的手段控制著投資回報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熱度?熱搜可以買!豆瓣差評?自家平臺也能做評分!演員太貴?自己簽,自己捧!買劇太花錢?自己制作,自己播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好萊塢,大資本也在走向新的閉環。無論NETFlix、亞馬遜等新貴,還是華納、迪士尼等好萊塢廠牌,現在都是制作、發行、播放全一手包辦。判斷電影好壞的標準,正逐漸演變成平臺自己說了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球互聯網時代,娛樂圈背后的資本正想盡辦法實現生產、分發、消費的一整套閉環。鄭爽們驚呆外國友人的片酬,只是閉環補全之前的最后瘋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萊塢往事:大片廠為所欲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汪海林可能不知道,《派拉蒙法案》去年就已經被終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8月,紐約聯邦法院通過美國司法部的動議,廢除了存在長達70年的《派拉蒙法案》。判決認為,新科技創造了很多當年并不存在的放映平臺,這種競爭環境下,片方不大可能限制電影只在部分影院放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下之意,現在多了電視、互聯網等各種平臺,《派拉蒙法案》已經管不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在七十年前,面對好萊塢大資本的野蠻生長,《派拉蒙法案》的確起到了力挽狂瀾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,電影是大眾娛樂的主宰。當時,米高梅、派拉蒙、福斯、華納和雷電華構成的“五大”,和環球、哥倫比亞、聯藝的“三小”,幾乎是好萊塢的代名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家公司中,派拉蒙勢頭最盛:每年發行上百部電影,旗下簽了一批明星,在全美擁有上千家影院,是最早實現制作、發行到放映全產業鏈通吃的大片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壟斷的生意是最好的生意。主宰市場的派拉蒙們,在這一時期幾乎是為所欲為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、逼迫影院接受不平等條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電影可以做到全球在同一天公映。但在七十年前,影片是在不同城市、不同影院分輪次放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擁有上千家影院的派拉蒙,會把自家明星主演的大片拷貝送到自家影院首輪放映。自然而然,觀眾會優先光顧派拉蒙的影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拿到大片拷貝,其他影院就只能接受不平等交易。當時派拉蒙、米高梅、華納這些大片廠依仗壓倒性的話語權,想出了捆綁銷售、限制最低票價、延長分輪放映的間隔時間、分區域讓部分影院獨家拿片等等操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中最知名的就是所謂Block Booking的捆綁銷售模式:影院要放我的大片,必須同時接受一些中小成本影片。類似于愛馬仕配貨:想進Birkin包的等候名單?先買一打絲巾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、擠壓其他片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大部分影院都是單廳影院,一旦接受了派拉蒙、米高梅的大片,就必須拿出最好時段放映,導致其他小制片方的影片只能去無人問津的時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因為有大片首輪放映,加上影院多占領城市中心,大片廠的影院拿走了市場上大部分票房。其他制片方的電影要想票房大賣,難上加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、壓榨演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當時的好萊塢拍戲,除非是最頂級的票房巨星,大部分演員的待遇并不優厚——需要和片廠簽署多年長約,公開形象、私人感情甚至個人作息都會被嚴苛管理,工作時間、環境缺少保障,但片酬不是看票房,而是根據工作時間的周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文《亂世佳人》主演德·哈維蘭就是大片廠壟斷的受害者。她因為被華納雪藏無法拍戲,七年合約到期后被華納要求再追加半年,補上她被雪藏沒拍戲的時間。她一怒之下選擇起訴,開創明星反抗資本的先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他制片方看上了大片廠明星的票房號召力,派拉蒙、華納們還會坐地起價:想用我家明星拍戲可以,但要支付一大筆租借費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片廠肆無忌憚,讓明星、影院、規模較小的制片方怨聲載道,美國政府最終選擇了介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戰結束后的1948年,在經過了長達七年的拉鋸后,法院終于下達判決:要求禁止捆綁銷售等不平等交易,要求發行方對所有放映方一視同仁,以及最重要的:要求所有垂直整合的電影制片方剝離放映業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在法案出臺后幾年,電視迎來爆發,對電影構成了極大的競爭,福斯、雷電華等幾近破產,已經不具備坐地起價的資格。到了里根政府時期,政府放松資本管制,更是出現了哥倫比亞三星收購影院的個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后DVD、互聯網平臺相繼出現,《派拉蒙法案》的作用被進一步削弱。當下好萊塢之所以不追求擁有影院,是因為“片源公平”這一根本性問題被解決后,影院之間競爭程度極高,同時面臨電視、互聯網的競爭,收益空間不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式閉環:更隱秘的互相滲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當年《派拉蒙法案》的標準,中國絕大部分一線影視公司都存在縱向整合的問題。中影、上影等國營片廠,萬達、華誼、博納、阿里影業等民營影企,以及安樂、英皇等港資片方,都有影院生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尤其萬達,出品了《唐人街探案3》等頭部大片,旗下有全國第一大院線,同時主導著知名發行公司五洲發行。如果不是將青島的東方影都賣給了融創,萬達能實現從片場、制作到發行、放映的全閉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,因為華誼的《我不是潘金蓮》在萬達影院的排片低,馮小剛和王思聰就上演了一場隔空對戰。當時萬達否認是刻意針對華誼,表示《潘金蓮》排片少是因為上座率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流量明星片酬屢破天花板,中國需要一部《派拉蒙法案》嗎? | 棱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比影院,影視公司更為隱秘的主導權是通過票務平臺實現的——光線是貓眼第一大股東,阿里影業控制著淘票票。通過前期的高額票補,票務平臺只用了三四年時間就培養起大眾從線上購票的習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便是疫情逆勢擴張后,第一大院線萬達今年市場占有率才剛突破20%。而全國所有電影票,通過線上出票的超過九成,絕大部分被兩大票務平臺瓜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掌控線上流量入口后,兩大票務平臺可以對自己參與的投資影片予以宣傳資源、票補優惠的傾斜,如今國產大片的出品方陣容里,貓眼、淘票票至少會有一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片方和院線的話語權顯著弱化。清華大學影視傳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鴻教授就指出,中國影視上游制作方和下游影院高度分散,票務端卻形成了寡頭壟斷的競爭格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博納掌門人于冬今年上影節期間甚至公開抱怨,票務平臺收取的服務費太高了,“比國家的電影專資還收得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電影圈搶不到有利地形,更多資本涌向了回報更安全的生意:網劇。和電影不同,網劇的制作方只需要保證拿下播出平臺,即使劇還沒開播,就能提前預判項目回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由于并未脫離按集賣劇的模式,注水劇成為常態,直接影響視頻平臺的廣告和會員收益。于是過去幾年,平臺介入更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方向是定制劇。平臺直接根據自己的評級給成本,但對作品的題材、劇本、主創、主演配角人選全部都有要求,制作公司變成接單干活的承制方。雖然也能賺錢,但少了靠注水抬價的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大方向是積極強化藝人經紀業務。被平臺壓價的制作方,被摳圖劇坑過的平臺都意識到,如果自己控制演員的經紀約,尤其是提前簽下尚未大紅的新人,更容易控制成本。因此無論是華策、慈文、歡瑞等老牌電視劇公司,還是三大平臺,旗下都有藝人經紀業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過來,頭部藝人的經紀公司也在想盡辦法辦法介入影視項目投資。比如楊冪、迪麗熱巴的嘉行傳媒,就是《暴風眼》、《三生三世枕上書》等劇的投資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利益分割的理想狀態下,經紀公司應該提高成本,制作公司應該降低成本。但用汪海林的話說,“由于他們是同一家,如果老板讓經紀公司把藝人價格做高,那么藝人的價格就是可控的,回報也是穩定的。一旦可控,就能完成高利潤,財務流水就會很好看,所以影視公司特別熱衷于簽藝人、簽經紀公司。藝人只要上戲,他們就會有回報,而項目回報相對是不可控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制作方、播出方、藝人之間的關系,從來沒有像當下的中國娛樂圈這樣復雜,明星片酬如氣球般膨脹,當中有多少是成本和片酬,又有多少是左手倒右手,外人根本無法判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項目回收,年輕明星的粉絲也被發動起來,在全網各大平臺控評、刷分?,F在隨便一部網劇、綜藝,哪怕主演還是十八線,都會獲得粉絲全方位控評的待遇。很多劇播完幾個月,豆瓣依舊不敢開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對這些更隱秘的控制手段,顯然不能直接套用《派拉蒙法案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流媒體時代:好萊塢走向新閉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派拉蒙法案》廢除后,好萊塢也在尋找新的閉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10月,Netflix宣布將向美國新墨西哥州ABQ Studios投資10億美元,建立北美最大的影視拍攝基地之一。二十年前的DVD租賃商,現在已經發展成一家擁有片場、制作、宣發、播放全產業鏈的影視巨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etflix今年全球用戶已經突破2億。去年《后翼棄兵》首月觀看人數6200萬,《獵魔人》上線首月觀看人數7600萬,今年《布里奇頓》上線首月突破8200萬,每次都是“平臺有史以來最好開播成績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判斷標準?Netflix自己說了算:用戶只要點開視頻2分鐘就算有效播放。而兩年前,Netflix的有效播放標準是至少一集看了7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萊塢廠牌更是變本加厲。華納、迪士尼去年開始將《神奇女俠1984》、《花木蘭》、《哥斯拉大戰金剛》等大片陸續放到流媒體播出,但從不公布播放數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影視項目的投資回報越來越不透明。如果不是斯嘉麗·約翰遜起訴,誰也不知道,《黑寡婦》上線Disney+一個多月的點播收入高達1.25億美元。這筆錢不用和院線分賬,80%-90%都會進入迪士尼自己腰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年因為體量小進不了《派拉蒙法案》的被告名單,但如今迪士尼是唯一在市值上能與Netflix一較高下的影視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地位讓迪士尼有底氣向合作方施壓。2018年,《星球大戰8》在美國公映時,迪士尼就要求將票房分賬提高到65%,遠遠高于院線分賬行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迪士尼、華納、派拉蒙和環球都有了流媒體,連分賬這一步都可以省去了,從IP、片場、制作、宣發到播放的整個閉環,都可以在集團內部解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斯嘉麗·約翰遜的訴訟何時能了還懸而未決,她下一部作品是福斯的新片?!度A爾街日報》不無深意地提到,福斯現在也是迪士尼旗下的廠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即便贏了這場官司,“黑寡婦”以后還是要給迪士尼打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信息來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ederal Court Terminates Paramount Consent Decrees,美司法部官網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ow Disney and Scarlett Johansson Reached the Point of No Return,WSJ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瘋狂資本攪亂 演藝圈資本市場亂象及投資騙局調查,《法制日報》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大到強,中國電影(行情600977,診股)產業仍面臨挑戰,《中國文化報》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etflix to expand production hub in New Mexico, AP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Disney Lays Down the Law for Theaters on Star Wars: The Last Jedi, WSJ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andango官網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官方微信公眾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欧美日韩另类色视频